在线留言

专业赋能
分享创造价值
Professional empowerment
Sharing value

从在行到分答 果壳一步一步远离了果壳

发布时间:2021-04-12 19:18   查看:

无论如何,商业公司对知识变现的探索开始了

最近果壳网内部在传公司可能要换 CEO 的消息,有三个果壳网内相互独立的信源告诉《好奇心日报》说,目前的 CEO、创始人嵇晓华(他更为人所知的名字是姬十三)可能不再主导这家已经运作了 6 年的科普社区公司。

果壳官方关于这项变动对《好奇心日报》予以否认,表示相关的说法“不属实”。

不过果壳内部会流传这样的说法并不太让人意外。毕竟目前姬十三的相关业务里,现在更火、和商业化更相关的是在行和分答,而它们和果壳起家的教育科普已经没太多关系。

为此,一家公司也在去年成立。根据工商部门注册信息显示,“北京果壳在线教育科技有限公司”在去年 8 月完成注册,和果壳网的主体“北京果壳互动科技传媒有限公司”的法人代表都是姬十三。不同的是,它旗下的业务包括一年前推出的一对一线下咨询服务“在行”。

这家新公司最火的服务分答,你或许已经经历了它在朋友圈的刷屏。

一个远远超过姬十三自己预期的“爆款”诞生

在王思聪、章子怡、史航等名人的带动下,分答迅速火了。

王思聪在分答上回答了 32 个问题,一星期不到的时间,他就已经获得超过 60 万人收听,入账 24 万元。

从之后发生的事来看,分答火爆的程度远远超过了在行自己的预期。姬十三本人,以太忙为理由暂停了所有早先安排的专访。安排在行 CEO 助理吴云飞接待来访媒体。

吴云飞说在行的技术团队在 5 月 1 日前搬进了一座四合院中,闭关做出了分答。上线以来,员工们已经持续了好几周加班,每天将分答“迭代 2-3 个版本"。

这不是特别常见的做法,为了不影响正常使用,一般公司都选择在深夜上线新版。2、3 次意味着需要白天更新服务器。

向苹果 App Store 提交一个新应用,审核时间是无法保证的——即便是一些大公司产品,也有拖上三个月甚至更久的例子。所以如果预期产品会大火,一般的做法是通过审核,到随时可以发布的状态再去推广产品。

从果壳启动至今六年来,姬十三做出了一个红到远远超出团队自身预期的产品。

果壳以及之后几款产品在百度上受到的关注。

这个产品和果壳、科学松鼠会之前积累多年的科普社区没有什么关系。

不过它的爆红,是因为网红

“你是不婚主义,那么遇到让女友意外怀孕怎么办?”

这是王思聪在分答上被问的问题,提问者张羽为此支付了 3000 元。

现在,这条问答有超过 15000 人听过。而王思聪的另外 31 条回答,有 13 条以上被“偷听”超过 8000 次。

同时提问者根据偷听次数获得分成,每一元的偷听费用,会平分给回答者和提问者,所以在王思聪赚了二十多万的同时,他那 32 位提问者也有半数拿到了大于他们提问金额的回报。

有了低门槛的费用和支付手段,内容也是轻量的 1 分钟的名人真人语音,大众听得越多提问者和回答者就赚得越多……所有这些游戏规则,最终指向这么一件事:

鼓励提问者问出更吸引眼球的问题,来做一次 1 分钟语音表演。

这也是为什么在分答上,即便面对不同类型的名人,最受欢迎的都是隐私和八卦,例如:

问蒋方舟:你的择偶标准是什么?简单说几条吧。

问章子怡:你觉得这些年演艺界最盛行的潜规则是什么?

相比之下,讨论科普向的严肃问题往往就很难达到这么多的收听量。

分答团队对网红驱动这事是纠结的,他们也想改变大家对分答的这种印象。吴云飞告诉《好奇心日报》:“粉丝经济对于整个知识变现有着助推的作用,它并不是非此即彼的事情。”

分答是姬十三“去果壳化”的最新尝试

针对过多的娱乐内容,有人在分答上问姬十三,分答上的“知识”会不会越来越少。姬十三的回应是,“知识”是一个定义更广泛的东西,并不是单纯的象牙塔:“我愿意把分答和在行所做的事情都叫做时间电商。”

这和姬十三最早做的科学松鼠会、果壳网关系不太一样。

2008 年,“科学松鼠会” 成立,这个民间科普作家的联合博客,更像是个公益组织。

从 2009 年开始,姬十三开始接触了一些投资人,决定追求商业目的,在 2010 年另外成立“果壳传媒”作为公司运作。科学松鼠会则保持了一个非盈利组织的形态。

也就是在那时,果壳发展成为国内最大的科学爱好者社区,在突发事件出现的时候,解释科学现象和粉碎谣言的作用。

在更大部分的时间里,这个科学社区还是小众的一群。尽管也有像个媒体公司那样出书和办大会,但按照姬十三自己的说法,“果壳一直在做离钱特别远的事情。”

直到 2013 年和 2014 年,他们终于离钱更近了一些。在线教育导流网站 MOOC 学院的项目,给公司带来了 IDG 和好未来 2000 万美元的投资。

之后,果壳开始了快速的试错期,比如把果壳的“性情”项目做了一个应用“知性”,还做了一个空气净化器小蛋。

MOOC 学院也跟国外在线教育机构 Coursera 合作,坚持要引入相对较高端的国外大学的线上课程。

但是这些努力都没能带来持续的影响力。

2015 年 4 月上线的真人约见服务“在行”,成了姬十三第一个“去果壳化”的尝试。

“在行”可以让你用几百到几千元不等的价格,约到了解一个行业的“行家”见面答疑,无论这个问题是大致关乎未来职业发展,还是怎么化个日常妆。简单说,这是一个单次付费的咨询服务,靠互联网完成发现和约见、付费。

为此,姬十三筹建了一个独立于果壳的新团队,招募了全新的团队成员,包括工程师、市场和运营。

线下见面有地域限制,效率也低,而且单价动辄几百上千,尽管投入了包括线下广告在内的一波推广,“在行”的模式并没有大规模流行起来,而影响力也更多只停留在了科技和创业圈。

而钱的问题越来越急迫。在行团队至今也没有对外公布融资情况。而此时距离果壳和 MOOC 的上一轮 2000 万美元的融资,时间已经过去了两年。

而就在这一个节点上,更娱乐化,更加互联网化的分答出来了。

“你可以把它当作零售版的在行。”吴云飞说。没错,分答便宜到任何人都可以买到的业内人士 1 分钟语音。

分答毫无疑问地火了,这是姬十三用知识变现最成功的一次。这个过程中,科学松鼠会和果壳的科普社区已经帮不上什么忙。他需要的是另一个社区里的人。

转型后,在行和分答的目标变成了知乎

2012 年,姬十三就在一篇采访当中表露了对知乎的看法,认为果壳如果更早地借鉴 Quora,可能会比知乎更早推出“果壳问答”。

2015 年在行上线后,寻找的专家除了一般意义上的名人以外,也包括许多在知乎上成名的人。

今年火起来的分答更直接,开辟了一个名为“那些年你关注过的大 V”的入口,上面列了 60 多个来自知乎的答主。

至于采访里拿自家产品和知乎对比,就更频繁了。

此前知乎一直没有回应过在行。直到本周一,知乎上线和分答几乎一样的“值乎 3.0”。分答对此的反应快速又激烈,当天在百度搜索“值乎”,出现的第一条广告是“分答被值乎抄袭”,链接是分答。

除了指责知乎抄袭外,姬十三也在分答说知乎是“生搬硬套”、“这个模式并不是适合知乎”。

不过值乎也确实不是知乎在知识变现上花时间最多的产品。从去年夏天开始,知乎已经在筹备一系列被他们归为“知识市场”的产品,从多个维度帮助知乎上提供信息的人获得金钱回报的产品,由知乎 CEO、最主要的创始人周源亲自负责。

目前可以看到最重要的产品是知乎 Live。

5 月 16 日开始,知乎几乎以一天一场的速度推进语音功能 Live。在一小时的时间内,Live 主讲人会用语音方式在线回答观众的问题,观众需要提前买票进入,定价从 9.9 到 499.9 元不等。

目前 Live 还在打磨阶段,知乎以自己习惯的方式,紧盯每一场 Live 的运作细节,调整产品和运营方向。

QQ
位置
电话
留言